随着岁月流淌,有很多人手中因为各种各样的机缘持有的民国时期甚至更早期的名人书信,其作者辞世可能已经超过了50年这一著作权保护期。这时候,持有者可能就会考虑,这些书信,特别是名人书信,具有巨大的商业价值,是否可以将这些信件发表?拍卖?展出?


​关于书信的著作权,从其客体来看主要涉及两类作品:一类是文字作品,一类是美术作品。

图片 1
茅盾等名人书信手稿

民国时期的一封书信

先谈一下书信构成文字作品的情况。书信中的文字比较完整地表达了一定的思想内容与情感,或者表达了对事物的观点与看法,具有了构成作品的要件,便可以受到著作权法律法规的管辖与保护。

  □□周林

著作权

图片 2

  近日,茅盾手稿侵权案在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法院大厂法庭第三次开庭审理。2016年,茅盾家属将南京经典拍卖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起因是茅盾手稿《谈最近的短篇小说》在该公司的2013年秋拍中国书画专场上以1207.5万元的高价拍出。此价格也打破了中国文学作品手稿拍卖的价格纪录。原告认为,拍卖公司的有关拍卖活动实施了包括复制、展览、发表、发行和互联网传播等一系列侵权行为,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依法应当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此案目前并未宣判。

我们首先看到,书信,特别是名人书信,首先是写信人创作的文字作品,书信一般都有明确的落款,所以书信著作权归属写信人,而不是持有人。作者在世时著作权归作者,作者去世50年之内归著作权的遗产继承人。如果写信人已经去世50年,则著作权超出保护期,著作权本身是开放的。

至于书信构成美术作品的情况,则主要指的是其构成书法作品,其审美和艺术价值也需达到美术作品的基本要求,方可受到著作权法律法规的管辖与保护。

  近几年,在拍卖市场上,因手稿拍卖而引起的法律纠纷多有发生,诉因多与手稿实物所有权归属不明、手稿物权所有人与手稿作者著作权发生争议,以及手稿涉及相关人的隐私权、名誉权法律保护有关。如2015年,莫言的短篇小说代表作《苍蝇、门牙》手稿现身拍卖市场,引起莫言不满。后来通过手稿保管单位干预,拍卖活动被制止。

隐私权

需要指出的是,并不是所有的书信,其信函中的文字或书法都能构成文字作品或美术作品。

  手稿拍卖引起的法律纠纷,案由不一,诉情有别,当事各方有输有赢。此类案件,虽然案值不大,但案情涉及面广,牵扯关系复杂,需要将其涉及的各个法律层面梳理清楚。

但是,除了著作权之外,书信,一般而言是作为私人之间的交流方式,所以中的内容,可能不仅仅涉及作者、而且涉及收信的对方——收信人、以及书信中还可能涉及的其他第三方的隐私权。

著名的《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对作品是这样定义的:“文学和艺术作品一词,包括文学、科学和艺术领域内的一切成果,不论其表现形式或方式如何。”

  手稿的属性及相关法律规定

发表权

这是对作品很经典的定义,这里边有两层重要的含义:一层是作品是文学、科学和艺术领域的成果;另一层是这种智力成果的表达方式可以是多种多样的,用文字表达、声音表达、图像色彩表达、优美动作表达都可以。

  在现代汉语中,手稿指的是“亲手写成的底稿”。根据不同的书写内容,手稿分为小说手稿、论文手稿、信札手稿、音乐手稿等。由于手稿一般均由作者亲笔书写,或在打印稿上有作者亲笔签名,形式上不论是文字、图形或符号,手稿均在一定程度上承载着历史的、艺术的、对学术研究有所裨益的信息。因此,在收藏市场,手稿一般都被视为文物或者艺术品。在一些纠纷案中,一方当事人往往以手稿不是文物或艺术品作为抗辩理由,这是不对的。

对于著作权明晰情况下,一般作品著作权人拥有发表权。过了50年保护期的作品,谁都可以发表。例如,一家出版社出版《曾国藩家书》,曾国藩的生卒年月为1811年11月-1872年3月,其作品已过保护期,著作权角度出版无问题。

其中最重要的是,伯尔尼公约对作品的定义有质的规制,明确指出,作品是在文学、科学和艺术领域内的一种成果。

  作为文物或艺术品的手稿,在法律中是有规定的。例如,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以下简称《文物保护法》)列举的受保护的文物中就包括了手稿。《文物保护法》第二条(四)规定:历史上各时代重要的文献资料以及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手稿和图书资料等,受《文物保护法》保护。《文物保护法》是把某些手稿当做文物对待。

有些书信作品,可能涉及较多隐私问题,他人应该推定书信作者的意愿为不公开发表。一般情况下,如果书信涉及各方的隐私权遭到侵犯,则即使是作者(或作者去世50年之内作者的著作权继承人)同意,也不能发表。例如,夏志清先生曾发表张爱玲的100封信件,严重影响了张爱玲的声誉。如果张爱玲有后人,是可以和夏志清先生打侵犯隐私权的官司的。这即使是过了50年,也不例外。

图片 3

  再如,《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以下简称《著作权法》)第十八条规定,美术等作品原件所有权的转移,不视为作品著作权的转移,但美术作品原件的展览权由原件所有人享有。在这一条规定中,确定了“权不随物转”的原则——物权和著作权分离,美术作品物权所有人不一定同时享有该作品的著作权。某些精美的手稿就是美术作品。“权不随物转”原则同样适用于手稿。

物权

明确作品是一种智力成果,这对当前和今后都是极其重要的。据此看来,其实大多数书信,不具备构成文字作品和美术作品的基本条件,谈不上是文学、科学和艺术领域里的成果。

  从物权法的角度看,手稿属于特定的物,一般归其合法持有人所有。在实践中,因获得方式不同,手稿的归属也可能不归持有人,比如盗窃所得。例如,信札手稿脱离收信人流落到市场的情况,如果来源合法,手稿所有权一般归持有人或者收藏者享有。作者向出版社投稿,根据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和国家档案局1992年9月13日发布的《出版社书稿档案管理办法》第九条:“作品出版以后原稿(手迹)归作者所有,除双方合同约定者外,一般原稿保存二三年后,退还作者,并办理清退手续。原稿退还签收单应归档。”如果手稿失窃寻获后,原所有人可以向善意第三人索要原稿,但一般要给付一定费用。在继承案件中,多个继承人可能要求分割原稿所有权。在这些情况下,都需要根据具体情况判断手稿所有权归属。

书信寄给了收件人,这时候,作为一件物品,书信还具有明确的物权。而书信的物权,应该归收信人所有。但信件上的内容作品的著作权,属于写信人。前几年,某国际拍卖公司欲拍卖钱钟书先生的书信,引起很大争议。这就是因为,书信作为物品,虽然持有者可处置,但是如果书信内容公开,则涉及到著作权的发表权。所以,笔者认为,对于著作权还在保护期的书信,如果进行交易,则只能进行不触犯著作权人权益的非公开交易。

也需要指出,有一种情况是例外的,那就是著名的科学家、政治家、文学家、艺术家以及在国际国内具有重要影响的各方人士的书信著作权,不同于一般民众的书信著作权。对此,主要应当根据其社会影响、社会价值与其可供研究的稀缺性来考量,而不仅仅是比照文字或内容来判定。

  在互联网广泛应用之前,人们的信息交流往往采用书信形式。在一般情况下,信札原件归收件人所有。在寄信人没有特别约定要求归还原件的情况下,包括寄信人在内的任何人,一般均不得要求索回已经寄出的信札。

展览权

对于少数能构成作品要件的书信的著作权问题,按照现行的著作权法律法规,书信的物权以及展览权归属书信的合法持有者(包括信件的主人以及合法继承人),书信的发表权、复制权、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权利,仍在权利人或权利人的继承者那里。

  手稿拍卖的法律冲突及解决原则

展览权,应该归物权所有人所有。例如《曾国藩家书》,不仅是文学作品,而且是书法作品,作为书法作品行使展览权的权利,归信件持有人。但是,当作品既是美术作品,也是文学作品时,如果展览权与著作权发生矛盾,则笔者认为应该尊重著作权。而在著作权人也同意的情况下,还需要尊重书信涉及各方的隐私权。

即使如此,从法理或者情理上看,仍然有不少值得商榷的地方。比如,书信的著作权人与书信持有者之间具有一般作品所不具备的特殊关系。在大多数情况下,书信内容的使用或传播,能够维护作品著作权人的精神权利,能够扩大书信著作权人的正面影响。所以对于书信内容的披露与传播,很多书信的著作权人生前并无异议,也罕见对簿公堂。提出异议甚至诉讼的,多为书信著作权人的财产权利继承者。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拍卖是市场交易的一种重要形式,对于实现手稿作为文物或者艺术品的价值较为有利。手稿拍卖除了能够实现其经济价值以外,还有其他诸多好处:让公众认识到手稿的价值,加深保护手稿意义的认识;鼓励名人手稿进入市场不仅方便学术研究,而且可让公众一睹手稿风采。

综上所述,可归纳如下:

再比如,虽然书信有复杂多样的形式与内容,但是,一般书信的著作权人,也很少在写信之前,或者在对方收到书信时明确提出,写信人或继承人享有著作权,而收信人只享有书信的物权和展览权;当然,反面的例子是书信著作权人也很少有提出放弃著作权或放弃著作权的财产权的情形。

  然而,在收藏市场上,那些出自名人的各类手稿,除了其本身的“物的价值”以外,由于手稿上承载的与作者及相关人有关的信息,其中可能涉及个人隐私、名誉等,手稿所有人在出售或者委托拍卖手稿时,可能会发生法律冲突,即物权与人格权的冲突,以及物权与著作权的冲突。

1. 书信作为文字作品,写信人拥有著作权;

图片 4

  2014年,在周吉宜等诉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要求判令拍卖无效,返还周作人撰书、鲁迅批校的《日本近三十年小说之发达》手稿一案中,北京东城区法院一审认为,由于手稿已经拍卖,中国嘉德公司已不占有这份手稿,因此原告要求返还手稿,法院不予支持。同时,原告一方要求确认涉案手稿的所有权等相关权益属于原告,因缺乏事实依据,法院也不予支持。二审中,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法律规定,“动产物权是以占有为公示公信原则,物品为第三人所占用,在不能确定第三人的占有是非法占有的情况下,难以认定周吉宜等人对物品享有的权益”。因此,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 书信作为物品,持有人拥有物权;

现在,只是我国著作权的有关法律和法规推定,书信的著作权人享有发表权、复制权、发行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其实《著作权法》属于民法范畴,作品无论发表、复制或者传播,只要符合著作权人的意愿,都是符合《著作权法》基本的原则与精神的。

  此外,手稿的内容,特别是名人信札的内容,有可能涉及有关当事人的个人或家族、亲朋故旧的隐私或者名誉。因为拍卖是公开的,不特定观众可以通过参观预展或者购买图录获知手稿内容。公开拍卖势必将有关当事人的隐私公之于众。有关当事人可能就手稿的内容涉及其本人、家族或相关人的名誉而提出取消拍卖,甚至要求追究拍卖企业侵犯其隐私权或名誉权的侵权责任。目前,我国尚无具体的法律条文对此类行为做出具体限定。解决该冲突的原则是,手稿涉及隐私权等人格权的,以保护人格权优先。

3. 书信作为美术作品的展览权归书信持有人;但是书信的展览需要获得著作权人的许可(超过50年著作权保护期的除外);

现行的著作权法律法规,只考虑了需要保留著作权各项权利的权利人的诉求,但是忽略了或者没有支持自愿放弃作品权利的权利人意愿。这种情况不仅包括书信的著作权,也包括所有作品的著作权。这也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如在杨绛诉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李国强侵害著作权及隐私权纠纷一案中,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初曾做出一审判决,判令中贸圣佳停止涉案侵害书信手稿著作权行为,赔偿杨绛10万元经济损失;中贸圣佳、李国强停止涉案侵害隐私权的行为,共同向杨绛支付1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中贸圣佳、李国强就其涉案侵权行为向杨季康公开赔礼道歉。一审后,败诉方不服判决提起上诉,北京高院经审理后判决维持原判。

4. 书信作为包含隐私信息的文字作品,著作权人行使发表等权利时,还需要尊重所有书信涉及各方的隐私权。

图片 5

  手稿拍卖的公示、图录、展览、网络传播等,是拍卖活动必要的组成部分。手稿物权与著作权的利益平衡需要根据各方信息和社会经济文化发展需要综合考量。如手稿拍卖时需要印制图录,有可能复制全部或部分手稿内容,著作权人可能以侵犯著作权为由提出取消拍卖。此时,物权与著作权的利益平衡需要根据具体情况综合考量。

5. 即使超出著作权保护期,每个发表前人书信作品的人,应该怀有尊重当事人隐私权的敬意。

我国的《著作权法》在1990年9月7日由全国人大通过,到现在已经过去近30年。30年间,《著作权法》只经过两次局部的小修改。现在这部法律亟待修订,以适应技术进步和社会发展的要求。从著作权法律法规上看,包括书信的著作权在内的所有作品的著作权权利问题,也应当基于权利人的意志,在这次《著作权法》修订中予以完整体现。

  按照《著作权法》第十八条规定可以理解为,物权人除享有作品的展览权外,其他著作权应由著作权人行使。在一般情况下,因手稿脱离著作权人控制,应视为已发表,印制图录以及拍卖手稿,不存在侵犯作者发表权问题;但如果是信札手稿,信札脱离写信人后,信的内容只传达到收信人,尚不构成发表。因此,拍卖信札手稿时,除涉及复制权外,还有可能涉及发表权,需要格外注意。


鉴于现在作品的创作踊跃,而且有相当数量的权利人有在保证作者人格权不受侵犯的情况下,免费传播的意愿,建议新修订的《著作权法》中,明确国家鼓励权利人为传播和便捷使用,放弃财产权并纳入合理使用。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参考文献: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

《书信作品著作权保护探析》((作者 周贺微))

关于书信的隐私权,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由于它不属于《著作权法》的范畴,本文在这里不做讨论。


(简书首批出版合伙人,电子工业出版社天启星公司副编审张瑞喜。我的简书号:书香云舍。出书那些事,跟我联系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