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去哪了》是金砖国家首部合作电影。国际合作早已不是单纯的国家政治经济之间的协同发展了,相对于硬实力来说,软实力我们更为骄傲,五千年的历史沉淀让我们有勇气对时间潇洒挥笔,但对于它的永恒,除了我们知道的这五千年,它还有我们未知的上一个五千年和下一个五千年。世事都跟着永恒的时间走,却什么也没能走成永恒。

图片 1

《时间去哪儿了》这部电影,重点关注时间流逝对人的影响,跟十五年前英国策划的那部短片合集《十分钟年华老去》颇有相似之处。尽管面对同一个主题的命题作文,但来自金砖五国的五位顶级艺术电影导演,仍然是将各自的短片,拍出了完全不一样的味道,非常值得回味。

以“时间去哪了”为主题的这部电影里包含五个短片

每次听王铮亮的《时间都去哪了》,既感动又内疚,在外打拼真正能回家陪父母的时间屈指可数。看电影《时间去哪儿了》时,本以为又是讲亲情的。直到看完影片,才被五位来自世界各地导演执导的短片所折服。关于时间,关于空间,关于人情,他们都表达了自己独特的看法。

首先看巴西这部短片,突如其来的泥石流到来,丈夫失踪,失去亲人的母子,仍然要继续面对生活。导演特意采用了1个月后、2个月后、6个月后、18个月后这样时间逐步拉长的表现方式,来强调时间流逝对于不同个体产生的不同影响。在6个月之后,母亲已经隐隐约约希望开始新生活,对于新出现在生活中的儒雅男子,抱有期待;而儿子显然还不能接受父亲可能已经逝去的事实,期盼着父亲的归来,对可能成为自己继父的男子抱有敌意。时间对于不同个体的不同影响,在18个月后的一排字幕里显现无余:这对母子俩已经基本上摆脱了灾难的影响,而这次灾难中的相当一部分灾民,仍然没有得到有效的安置。

一、巴西《颤抖的大地》

《时间去哪儿了》是由五部独立电影短片组合而成的电影。中国导演贾樟柯、巴西导演沃尔特·塞勒斯、俄罗斯导演阿历斯基·费朵奇科、印度导演马德哈尔·班达卡以及南非导演贾梅尔·奎比卡,这五位著名电影导演分别以“时间去哪儿了”为主题,根据他们自己对时间的独特理解,用各自不同的风格拍摄出的五部电影短片。

而在俄罗斯的短片《呼吸》当中,导演则为我们展现出一对相爱相杀的夫妻形象。丈夫可能是因为患病(从影片展现内容来看,可能是躁狂症)的缘故,长期在家,几乎失去劳动能力;独自养家的妻子久而久之,对丈夫也是难以忍受。面对货车司机的情感暗示,妻子也是暧昧不定。在夫妻俩的一番争斗之后,丈夫病情复发,呼吸困难。看着丈夫的生命垂危,妻子的爱心被彻底激发,她用破损的手风琴制成呼吸机,延续着丈夫脆弱的生命。而耐人寻味的是,这架手风琴正是因为司机热爱音乐的缘故,才出现在妻子的生活里的。导演或许正是用这样一种表达,来传递妻子放弃对于司机的情感幻想,重新承担起照顾丈夫使命的隐喻。片末的一番对白,堪称全片的点睛之笔——丈夫:我还能活多长时间?妻子:从此,我就是你的时间。

时间会揭示一切 

首先是巴西导演沃尔特·塞勒斯的《颤抖的大地》,一场泥石流重大灾难,主人公小男孩的父亲被泥石流卷入其中没有了踪迹,但是他一直相信父亲还活着。他自己到树林中寻找,到泥潭边上寻望,一直等待着。时隔灾难后几个月、几年,回到自己家的老房子,他总是等待着奇迹的到来,等待着父亲的出现。小男孩的几种表情、几种行为,淋漓的突显出了他的那份真挚。时间冲不破他的感情,但是珍惜当下时光更为重要。

印度的这部短片《孟买迷雾》,进一步传达出时间的相对性概念。片中的老人身处一个生活优裕的中产阶级家庭之中,无论是儿子、媳妇还是孙子,对他都可谓是孝顺、友善;然而由于种种原因,亲人们对于老人的陪伴和交流,却着实不多。因此在一次外出的散步当中,老人认识了一位来自贫民窟的孤儿查理,因为查理热心给他解答手机知识,两人迅速成为忘年交。中产阶级老人与贫民窟孤儿,看似阶层差异极大,却因为彼此的孤独感,走到了一起,以至于老人会觉得:跟查理在一起几天里得到的温暖,要远远超过他这么多年里的生活感受。于是,在查理意外消失之后,老人便拼命寻找,就此郁郁寡欢,最终终结生命。影片是以一种悬疑类型片的叙事格局,传递出陪伴与关爱,对老人来说,比物质享受更为重要的意蕴,让人深思。

灾难带给我们的除了失去家园,失去亲人的痛苦,还有就是对于这些痛处无人问津的悲凉,孩子失去了父亲,学生失去了教室。平铺直叙的手法不加以任何情绪推动,但大量的疮痍图片却让人触目惊心,人物肢体活动展示内心想法,一静一动对比其实更能让观众看到一个群体在社会生活中的所处位置。灾难18个月后,仍有千余人等待安置,时间会给我们反思,也会给社会反思。

图片 2

南非的这部短片,则明显有别于上述三部短片的画风,带有浓厚的科幻色彩。如果说,上面三部短片更多关注的是社会个体眼中的时间的话,那么南非这部短片的视角则更为宏大,把落脚点放在人类文明进程的时间意蕴上。影片巧妙地把故事发生地点放在了一家考古人类学遗迹修理厂里,在这里,你既可以通过高科技管窥过往的文明生态,本身又受到严密的控制,身处一种类似极权乌托邦的场域之下。于是在一番争斗之后,反抗这种极权体制的女主角穿越回到前现代文明之中,作为一位艰难存活的初生小孩,迎来重生。影片适时打出字幕:每个开始都证明是结局,以此喻示文明的轮回宿命。

二、俄罗斯《呼吸》

第二部作品是俄罗斯导演阿历斯基·费朵奇科的《呼吸》。一对居住在冰山雪地里的夫妻,为了生计妻子经常在外工作,久而久之丈夫对妻子产生了不信任,对其施加暴力。丈夫在追赶妻子的过程中不慎摔倒没有了知觉,不能呼吸
。在与世隔绝的地方丈夫无法被及时送达医院,妻子急中生智,拿起了手风琴,给丈夫呼吸道插管,每次拉起手风琴就是丈夫的一次呼吸,妻子说:“从现在起,我便是你的时间”。虽然丈夫这样对待妻子让人寒心,但是妻子的表现却让人心头一暖。本片主要突出了女主,短短的一部影片展现出了女主多种状态,回家的兴奋、被丈夫怀疑的失望、对暴力的恐惧以及对丈夫不离不弃的感情。如果他们之间没有猜疑,是否他们一起的时间会更多呢?

而中国贾樟柯导演本人执导的这部短片,在传递家庭中年危机的同时,也借助于古迹之中游客纷纷自拍的场景,来表达对于现代文明的讽喻。夫妻之间话越来越少,丈夫更多借助于观看美女直播来打发业余时间,两人共同面临比较沉重的经济压力……如此种种,都是普通家庭中年危机的典型体验。而他们解决危机的方式,是计划再生一个孩子,这样的故事设定,又跟中国放开二胎的时代背景联系在一起。但整体而言,感觉贾导这个短片,意蕴略为松散,表达的力道也有一定欠缺,不是贾导的最好水平。

时光犹如水,爱情似波涛,亦能载舟亦能覆舟。

图片 3

五位导演在表达时间流逝这一共同主题的时候,也充分表达出各自国家的文化特点与社会现状。巴西的自然灾难频发,俄罗斯的地广人稀,印度城市里严重的贫民窟问题,南非民众对于种族隔离的记忆,中国的放开二胎政策、古镇旅游的商业化开发与改造,都在这五部短片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体现了导演对于各自国家文化与社会状况的熟稔。

互相依赖的男女,本就希望把对方占为己有,在封闭的环境下,导演把这种强烈的占有欲表达的淋漓尽致,男主怀疑女主,由爱生恨,女主爱男主,由爱生爱,所以在男主瘫痪后,男主会问我还能活多少时间,女主会说我就是你的时间。爱情大概是世界上最神奇的物质了,它的千百个面孔,连神也无法理解。短片最后,女主在男主面前拉着手风琴,这悲壮的声音也不知是对爱情的歌颂还是对时间的赞誉。

第三部作品是印度导演马德哈尔·班达卡的《孟买迷雾》,人老了,一切都显得那么单调,日复一日。直到一个陌生小男孩的出现,他们成为忘年交的朋友,改变了这位老人,生活多了许多色彩。这部短片贴近生活的题材,引发一些共鸣。两人一起去逛街,一起吃冰棍,一起过生日,没有老少之分,他们很开心。生活中最普通不过的事情,有时回想起来,那是最美妙的回忆。

不只如此,五位导演还在这五部短片当中,充分运用了自己各自过往代表作里的意蕴与桥段。巴西这部短片的故事设定,就跟导演的成名作《中央车站》里的故事,有很多相似之处。短片中男孩古托对于父亲的怀念,足以让人想起《中央车站》里,小男孩约书亚的寻父历程。而在贾樟柯这部短片里,这种自我的效仿与致敬更是体现无余。先不用说短片主角正是贾导的夫人、他的御用女演员赵涛,短片中赵涛夫妻俩骑着摩托车远行的那个长镜头,则跟《任逍遥》结尾之处的那个长镜头明显相似,而短片随后展现的对于黄土高原的特写,又会让人想起《山河故人》里,赵涛在黄土高原上忘情舞蹈的场景。

三、印度 《孟买迷雾》

图片 4

总之,这样一部短片合集,尽管不能算是五位导演最好的作品,但仍然有不少可圈可点和值得玩味之处。这样的电影,还是非常值得去电影院里观看,就此向大家推荐。

无人知晓什么时候时间会改变它的态度。

第四部作品是南非导演贾梅尔·奎比卡的《重生》,这个故事带有未来奇幻的色彩。两个平行的世界,女主身在未来的世界饱受洗礼,偶然机会看到了人类世界的自由生活,心存向往,抵过重重包围,逃离束缚,穿越到人间,投胎重生。片中还经常有镜头显示女主带的古老的手表,突出时间的隐喻。冲破束缚,把握自己的时间,做自己。

2017.10.15上午作于竹林斋

第三段的内容最好理解,但在时间的长河里,大都数人都没能理解。导演用第三人称的视角演绎第一人称的生活,叙事手段简洁明了,主线一条走到黑。亲情在任何时候都不会缺失,但也会随时被忽略。影片告诉我们“钱多”在陌生的小孩那里获得了关爱,但影片不会告诉我们,男孩拿走了两根冰棍,另一根给了谁,也不会告诉我们另一根冰棍的主人在以后的时间里是不是也会遭到男孩儿同样的亲情忽略。“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一直乐在其中。

图片 5

(本文即将刊发于《江海晚报》的“文化视点”专栏,欢迎交流。)

四、南非《重生》

最后一部作品是中国导演贾樟柯的《逢春》,这个故事平凡更贴近当下生活。一对底层生活的娱乐表演演员,因为二胎政策的开放,两人就再要一个儿子的问题开始争论,第一他们的生活并不富裕,第二就是已经到了近40岁的年龄。丈夫原本不同意,但是回想起之前的点滴,正逢春分,因计划生育,曾怀二胎被强制“打掉“。丈夫决定弥补以前对妻子的亏欠还是答应了要二胎。时间不怕晚,下定决心就去做,弥补回所有失去的大把时光。这五个故事让我读出了不同背景下,时间的不同含义,但是又有一个共通的地方就是把握住美好的时光,勇往直前。

(附)《时间去哪儿了》观影笔记:

所有的开始注定了结局

图片 6

时间去哪儿了,金砖五国。

导演阿历斯基·费朵奇科曾凭一部”伪纪录片”《首次登月》赢得了”地平线最佳纪录片奖”,这部也继承了导演的风格,充满了奇特幻想。短片里,奇怪的生活环境中主角提到自己并非玩家,重生之后可能会忘记所有,而镜头一转,河水流动,生命繁衍,一切都是生生不息,自行运转。而镜头再切换,原来这还是一个非正常的生活空间。导演大概是想告诉我们,不要轻易解读,客观物质是不以人的德意志为转移的,时间也是,生命也是。

我们经常感叹时间为什么过的这么快,转眼即逝。为了不后悔就将生活变得充实起来,时间一直在,把握每一分每一秒,为了亲人、为了自己。

巴西——灾难来临,泥石流灾民的收容地,孩子不接受爸爸已死的事实,一个月后,两个月后,面对失去的亲人,台历时间停在11月5日灾难那天,六个月后,孩子对医生很冷漠,灾难18个月后,还有人等待安置,时间难以磨灭亲情——时间会证明一切。

五、中国《逢春》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木易光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俄罗斯——呼吸——妻子跟司机有感情,有病的丈夫自暴自弃,丈夫烧融了结婚戒指,妻子击打丈夫,丈夫因追赶而摔伤,丈夫:我还能活多长时间,妻子:从此我就是你的时间,司机教的手风琴成为丈夫的呼吸机,爱情因时间流逝而造成的幻灭。

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印度——孟买迷雾——老唱机,老电影插曲,老电视,完全不懂高科技的老人,小孩教他玩手机,他给小孩买冰棍,小孩是孤儿,小孩跟老人感情日深,给小孩买鞋买东西,贫民窟里的孩子,小孩给老人买书,中产阶级老人跟贫民窟里的小孩,小孩失踪,老人找不到小孩,自杀,充满爱的时间。

贾樟柯导演一直热衷于对自己所熟悉的内容的创作,所以在众多的导演中也能独树一帜。影片中,古城古装与现代的切换展示了时间的延续性。几千年的文化历史依旧让生活味同嚼蜡,日子一天一天的过,总得有一些新的希望支撑着走下去。赵涛说:被时间拿走的东西,我们总能可以一点点的拿回来。即使以最普通的身份埋没在人群中过着最煎熬的日子,也不能就此妥协,枯木还能迎来一春,人到中年,也不该只有妥协。

南非——考古遗迹修理厂,有权限的人才能进入放映厅,古老物件,隔离是永久性的指令,盗取植物的女子被通缉,程序和时间一样久远,穿越回归前现代文明,分娩幼婴的艰难存活,文明与时间的思考,每个开始都证明是结局——重生。

对于时间来说,我们有太多的执念。导演陈凯歌曾在合拍影片《十分钟,年华老去》中创作的《百花深处》,而这部电影着实给了我们不小的惊喜。

中国——古装片的现场,引来各种手机自拍,手机远程监控,二胎,吃二遍苦,宫女演员,老公喜欢看美女直播,妻子想生二胎,老公考虑经济压力不想生,老公后来想生了,妻子有心无力,时间都是相对的,年轻与不年轻,老公妻子骑摩托车的长镜头,黄土高原——贾导惯有的桥段,本来应该有个弟弟,春分的伤心事,夫妻之痒,老公回家说的话越来越少,二胎带来夫妻感情的复兴——逢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一个老北京“疯子”请工人给自己搬家,而搬家工人目睹了时代的变化,目睹了新旧文明的所有变迁。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江海一蓑翁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时光流失,年华老去,拾的起当年的铃铛,却拾不起当年的生活。三五十年后,当我们做起现在事,大概也会被年轻人所鄙夷。五部短片虽然各执视角写下不同的导演对于时间不同的理解,但串在一起,又何尝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呢,时间去哪了?不管去了哪里,它都给我们留下了来过的痕迹。

相关文章